这家知名商店营业额腰斩 为何却说”疫情推着我们跑”_网易财经
(原标题:南京东路步行街这家知名商店营业额腰斩,为何却说“疫情推着我们跑”–上观) 摘要:老字号危中寻机。清明小长假,上海著名景点南京东路步行街上的游客多了起来。位于步行街中段、拥有168年历史的老字号邵万生门口,彩色蝴蝶酥、糖炒栗子、老酸奶等有上海特点的小吃频频被光顾。“终于,不再是店里营业员比消费者多了。”卖糖炒栗子的师傅说,“记得春节里有一天,整个店里只有3名消费者,几十个营业员面面相觑,那种场景太难忘了。”新冠肺炎疫情对零售业冲击巨大。“疫情发生后,南京东路旗舰店的单日营业额最低只有3万元,要知道在疫情发生前,哪怕下暴雨,这家店的单日营业额也有15万元,通常日均营业额在20万元左右。最近市场在恢复,单日的营业额约10万元。”邵万生食品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汪伟杰说,疫情带来挑战,但并非没有机会,“正推着我们往前跑。”机会,在于疫情展示出的市场新空间。社区消费实力强共康路335号,是邵万生的社区店。记者上午10时到达门店时,门口正排着20多人的队伍,等候购买熟食。“这家店一天也没有关门,春节期间我都来买了好几次,就是图个安全放心。”队伍里,家住共康五村的陈阿姨对记者说。排在她前后的消费者也忍不住插话,“这个时候就看出老字号的好处,别人关门他们不关,供应充足,食品卫生有保障。”店内,除了邵万生主打的熟食卤味、腌腊制品、糟醉产品外,还有哈尔滨食品店的点心、乔家栅的糕团、老大同的大米和调味品、老紫阳馆的酱菜等,都是老字号,选购者络绎不绝。店长桂雅玲告诉记者,疫情发生后,门店增加了测量体温、定时消毒等防控措施,还根据防控需要缩短过营业时间,但一天也没有关门。这几个月的营业额都比去年同期增长50%以上,“特别是春节期间,因为消费者太多,我们只能提前营业。熟食窗口外的地上划一米点,提醒消费者‘北欧式’排队。”如此热闹的场景出现在邵万生所有5家社区店中。在邵万生以往的销售额中,南京东路旗舰店占了大头,到店消费者一半为本地消费者,一半为游客;疫情发生后,旗舰店营业额缩水严重,可社区店全部增长50%,体现出社区消费强有力的韧性和实力。“现在想想,我们最有前瞻性的一件事是在疫情发生前把熟食卤味生产线扩产。所以疫情发生以来,社区消费者喜欢的熟食卤味一天都没有断货,而且因为自产自销,我们对产品质量很有把握。”汪伟杰说,新的市场格局更让老字号意识到产供销一体化的重要性。今年,邵万生将加大在上海布局生产车间和中央厨房的力度,预计门店熟食卤味的品种和供应量还可以增加,年产值达到8000万元年轻市场待挖掘推着邵万生往前跑的,还有方兴未艾的年轻市场。桂雅玲观察到,最近来门店的年轻人多了,“以前,我们店里都是中老年人。” 在记者停留的一个多小时中,大约进店了四五名年轻人,最后买了点心和糟卤产品离开。疫情让年轻人“在家做饭”“在家吃饭”的频率大大提高。3月初,邵万生在年轻人较多的写字楼进行了尝试,设立海报介绍糟卤、腌腊等特色产品,消费者可“扫一扫”海报上的二维码下单,由企业配送上门。本来,邵万生为这个“试试看”的探索准备了3000份产品,不料卖出近8000份。“这说明年轻人对传统糟卤产品有兴趣,老字号既要主动出击,更要用年轻人喜欢的销售方式。”汪伟杰也是80后,觉得“社区店年轻人增多”并不代表老字号能满足现状;“社区店的熟食卤味窗口排队等候时间可能要一两个小时,年轻人愿意等吗?但散装的熟食卤味如果保存不当容易有食品安全隐患,不适合做外卖。这说明,年轻市场要有新的解决方案。”新探索是把散装熟食卤味变成小包装、预包装,实现上线经营。同时,根据年轻人的习惯,把卖产品变成卖解决方案。“看到蹄髈、咸肉和火腿,会想到腌笃鲜;到腊鸡、香肠、咸肉,可能想到广东煲仔饭……那我们就把原本称重散装的腌腊产品根据不同菜肴需求,变成小包装、预包装,与其他配料搭配好后提供给消费者。”汪伟杰说,解决方案还将附带烹调短视频,“消费者买到产品后,‘扫一扫’看视频,就能知道怎么用这些食材。”在疫情发生前,邵万生就有过这些设想,突如其来的疫情推动老字号跑得更快。“要是新产品已经问世,不是正好满足最近的市场需求吗?”汪伟杰觉得,疫情放大了以往没有看到的市场需求,企业最大的感受是“创新速度要更快些”。好在现在也不晚,各种积极信号让老字号更有动力:这些天,邵万生的社区店依旧生意兴隆,南京东路旗舰店的客流量正在回升,包括糖炒栗子都从一天只能卖二三十包变成了100多包;新品研发正在加速,预计颇受年轻人喜欢的糟醉小龙虾两个月后即可上市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